郪江古镇
  • 发布时间:2018-03-08 13:38:09
  • 发布机构:
  • 作者:
  • 编辑:
  • 点击数量:

郪江

 

四川的古镇很多,知名的也多。郪江古镇谈不上闻名。但每年的农历五月二十八,我都迫切地有去郪江的渴望。在这一天里,平时里只有两千多人的小镇会自发涌来五万多人。在这一天里,通过独特而盛大的郪江城隍庙会,我能真切地感受不可触摸的历史沧桑,体验先秦到明清的文化穿越。

IAOSHIDEGUDU

消失的古都

 

在四川省三台县的郪江和锦江交汇处,有一个郪江镇。在春秋战国时期,在巴国和蜀国之间,这里建起了一个小小的郪王国。在秦国一统天下时,郪国也被收服。据《华阳国志》记载,秦灭蜀取巴,规定“世尚秦女”,意即必须世代娶秦之女为妻。至此,郪人的实际统治者成了郪王之妻。郪王城成为一座“以妻为王”的巴国故城。

两千多年前的故都,早已经湮没在茫茫历史风尘中。现在的郪江,郪王城遗址已漫不可考。我向郪江村民打探郪王城的故事,都说无一所知。因为太久远,一切几已成空。究竟那个先秦时期的郪王城是否存在过呢?真的让人生疑。幸好有一点史料,宋代的《太平寰宇记》可以作证,“临江,郪王城基址见存”。但从宋代至今天,又是一千多年了,所有的风流,早已被雨打风吹去。踪迹空空,徒留感慨。唯一可以让我们可以想象昔日郪江的繁华和辉煌的佐证,是散落在郪江周围的一万多座汉墓群,形成于稍后时期的汉代至两晋,是全国四大汉墓群之一,1996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为满足我固执地追寻郪王城的愿望,三台县文管所左启老师曾带我去看过传说中的遗址。结果却大失所望,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十多年前就废弃了的破旧厂房,找不到一点古意。

都城,消亡了。但文化,却总会沉淀、流传和渗透。左启老师建议我走近郪江城隍庙会,去窥探窥探,或许可以感知到千年前郪江的余味。

 
 
C

   HUANCHENG

   传承的庙会

 

独特。也许是沿习了古郪王城“以妻为王”的传统,郪江城隍庙会与其他地方城隍会最大的区别就是郪江的城隍是两个,城隍爷和他的妻子城隍娘娘。城隍娘娘端庄微笑,妩媚大方。两人并肩而坐,共同接受朝拜。在古蜀的热土上,女性备受尊崇不是罕事。郪江的附近,其左上盐亭县,诞生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母亲、轩辕黄帝元妃,嫘祖娘娘。其左下广元市,诞生了后来中华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武则天。

在郪江人心目中,城隍娘娘就是统管万事的神灵。我听见一位乡下大妈跪拜城隍娘娘时口里念叨,“我年年来朝拜了你的哦。但今年,我的二亩多苞谷还是被风吹倒了……”。  五月二十八日,当村民们抬着城隍爷和城隍娘娘出巡时,抬轿的人感到无尚光荣。不抬轿的乡亲们也争先恐后涌到城隍娘娘身边,以能手扶娘娘轿子为吉祥如意。

庄严。郪江庙会最主要的活动是隆重的城隍巡游。其场面浩大,不亚于皇家仪式。先是锣鼓鸣锣开道, 接着肃静回避的旗牌执事紧随其后,接下来是高举的黄落伞、天狮墩、神刀、戈趼、月斧、金爪、朝天凳、手笔、天鼓、乾坤圈、日月照、天柱、掌扇,每样两套,一共二十四器。二十四器,这不是皇家鸾驾吗?的确是。这与郪江城隍会起源有关。传说楚汉相争时,楚霸王项羽把汉王刘邦困在荥阳,项羽逼刘邦去议和,刘邦明知项羽用心,但又不能不去,与众臣商议,汉王部下一名叫杞信(四川西充人)与刘邦相貌相似,愿替主去议和,杞信就扮成刘邦到项营中议和,项羽识破了刘邦计谋,并设下大油锅,要杞信降之,杞信义不容辞跳进油锅为刘邦尽忠。后来刘邦灭了项羽,建立汉室王朝,追封杞信为忠烈候,并赠半付鸾驾,杞信在阴间封为城隍,这半付鸾驾阴间就叫二十四器。扛着二十四器的是清一色的年长的郪江女人。隆重的开道和庄严的二十四器仪仗后,才是城隍的轿子隆重出现。

阴森。阴阳界是城隍巡游活动的重头戏之一。古镇街头,阴阳界帘幕一打开,烟雾迷漫,鲜红地狱火焰喷发,阴森恐怖气氛逼真,小鬼手持钢叉哗啦啦冲出;铁面判官面色阴沉,左右踱步,手拿生死薄,朱笔勾点大限到期之人;吴二爷头戴白色高帽,高帽正面上书“正在拿你”,背面上书,“你也来了”,摇扇撑伞,手指方向,人们纷纷恐惧后退;腰缠红袍,面戴猪肺,手持铁链的鸡脚神左蹿右跳有开始索命……由村民化妆扮演的小鬼、判官、吴二爷、鸡脚神等演绎着阎罗殿的故事。瞬时,这个二千多年的古镇变成了阴冷的地狱。扮演者全是郪江当地的村民,造型与古镇王爷庙里阎罗殿内诸鬼造型一模一样。今年扮演吴二爷的是郪江二村村民吴大爷,还是个新手。化妆后一个劲问我,他的笑容是不是那边(地狱)该有的惨笑样。我正安慰他,说他的笑容已经够恐怖了。一些女孩子却挤上来,争着同他合影。

喜庆。阴阳界帘幕一闭上,阴森气氛便一扫而空。整个城隍巡游洋溢着热烈的喜庆气氛。两顶八抬大轿内,城隍爷和城隍娘娘分别正襟危坐,威风凛凛;紧随其后的是为城隍呈上的抬戏,抬着由小孩子扮演的诸如钟馗嫁妹、精忠报国、桃园结义、安安送米等戏剧人物造型;龙灯、狮舞、采莲船、秧歌、腰鼓队伍浩浩荡荡,紧随其后; “跛子娶亲猪八戒背媳妇鸡公车接小媳妇等一系列的精彩民俗相继展开。表演者喜气洋洋,观看者欢声笑语。水泄不通的小镇热闹气氛远胜春节。小小的郪江镇,平日里从街头到街尾只需要五分钟。游行这天,队伍从街头到街尾却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我问过古镇街头一位老人,为何我要举行城隍会,老人回答说不知道,“反正这是传统”。通常情况下,城隍庙会是为宣扬惩恶扬善,教化人民。而据史料记载,郪江的城隍巡游是为了祈雨。祈雨,在中国古代文献中称为”,有文字记载的祈雨活动始于殷商,全盛于汉,也就是郪江最辉煌年代。老人们都说,每年五月二十八,或多或少,总会下雨,灵验得很。近年来,村民们渐渐忘了城隍会的初始目的,只把它当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节日。

 

 

 

M

  IAOHUIDEYUXING

  庙会的余兴是川戏

 

庙会的余兴是川戏。五月二十八日,是传说中城隍的生日,为城隍呈上三天免费川戏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道节目。村民们扶老携幼,早早在挤在王爷庙两棵古榕树下,等着川戏开始。有的看得津津有味,沉浸戏里不能自拔;有的仅作消遣,以闲话家常为主;有的纯为呼朋结友,以聚会为乐。在一片热闹里却有着无法细述的怡然、恬淡。

 

交融。郪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古朴。古树,古庙,古桥,古戏台,古街,郪江静静演绎着悠久的岁月之歌,陶冶着质朴、善良、古风犹存的郪江人。近年来随着现代物质文明的浸入,楼房也慢慢建起来了。但明清的民居、戏台、庙宇都保存得很完好,一点也不商业化。几万人挤进郪江,也仅仅只有一些风味小吃的小生意,没有其他商业运作。

盛大的城隍巡游,至少需要三四千人表演。所有参与表演的全是郪江村民,自发行动,免费。官方一般不参与,只负责维护这一天突然涌入的数十倍人的安全。虽是自发组织,每一项活动却有条不紊,每一项活动有沿续的虔诚和规矩。敬香、叩拜、走步、造型、化妆,都是代代相传,无一马虎。四面八方涌来的村民,既参与,又见证。这种原生态的质朴,也吸引着来自成都、德阳、绵阳的民俗摄影者。这些摄影者,长枪大炮,在古镇上奔跑穿插,郪江人对他们抱以欢迎的、亲切的微笑。年轻的郪江人,纷纷拿出手机摄影,一点不输给这些专业的摄影师。2009年,路透社的首席记者克劳斯曾专程来拍过庙会盛况。摄影,成了近年来庙会的一道风景线。可惜两千多年前,没有人为今天的我们纪录下当时的盛况。村民们在保留传统的同时,也加入了一些时代的内容。前几年的城隍会上,出现了共建小康和谐社会的横标。今年,阴阳界里竟然出现了中国梦的灯笼,令我忍俊不住。

 
 
 

每次郪江庙会归来,我都有一种彷惚感,茫茫然间时空感错乱。当传说以另一种形式复活呈现,那种亦庄亦谐,既皇家又平民,既古老又现代,交织的记忆和文化,如梦如幻,却又真真切切,心中有无限感叹,欲辨却已忘言。于是对郪江,又有了新的期待。(文:苏珊/图:姜曦)